[登陆]
第七章 闹腾没完
  我想我现在一定是像恐怖片里的男主一样,脸色惨白,面无血色。
  说实话我现在真恨不得一水杯砸在张婉的头上,对于她的关怀,更是让我有了种如芒在背的感觉。
  “真的没事吗?”
  张婉说着便要摸我的额头。
  我仿佛看到下一刻我侧着头,脖子上被咬了一口的死状,吓得我从位子上站了起来,慌乱的抓住了她的手问道:
  “没事没事,那个你怎么不工作,连电脑都是黑的。”
  说这话的时候,我感觉那声音都不是从我嘴里发出的,这还是我头一回对自己的声音如此陌生。
  “怎么,连人家工不工作都要管吗?”
  张婉有些幽怨的看了我一眼,好像在怪我不解风情。
  这要搁以前,我这个屌丝怕是要兴奋的昏过去,可昨晚的事情实在让我没心情去享受这番秋波。
  但我还是心怀侥幸,想着等这事过去了,自己说不定还能和她滚几次床单,便匆匆抱了一下她说道:
  “乖,先去工作。”
  我像是甩开两条毒蛇一样松开了张婉的双手,在看到她回到沙发上后,悬着的心算是落了。
  顿时长呼一口气。
  今天张婉的举动实在奇怪,自己让她倒水她竟然真的倒了,我知道在她眼里就是个穷屌丝,但也有可能是另一个我让她有所改变,再或者,她根本就不是她!
  另一个原因就是,最近的事情诡异的把我搞怕了,一开始以为那个东西只能变作我的样子,但接着这天真的想法便被打破了。
  现在怀疑的种子已经种在了每个人心里,谁也不能保证自己遇到的不是脏东西。
  我这么想着,转身又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张婉,张婉刚好回头也看到了我,四目相对,张婉嫣然一笑,我被惊的浑身寒毛倒竖,回了个强挤出来的笑容。
  我心情糟糕透了,都说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,我这么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,惹上这么个事。
  肥四在我的叮嘱下没有关门,呼噜声均匀的传到我的耳朵里,不免让我心生嫉妒。
  凭什么他这货能睡这么香,我却在这担惊受怕的。
  想到这,我又忍不住看了眼张婉,张婉今天的举动实在太奇怪了。
  呼~
  我使劲搓了搓脸,试图告诉自己眼前的张婉确确实实是我熟悉的那个张婉,但却有另一个声音让我再试探试探。
  良久,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她敲击键盘的声音,气氛变得十分尴尬,但这我也没办法,在公司里的时候我
和她除了工作,基本没怎么说过话。
  看了看表,才发现已经到了饭点了,张婉起身准备做饭,我突然瞥见自己手腕上的一个疤痕。
  想起这是在去年公司庆典上,被张婉一不小心咬的。
  当时大家刚分了年终奖,都还挺开心的,张婉也是。
  下班后有人提议今晚去酒吧挥霍挥霍,我心想反正回去也没事,便跟着去了。
  后来和张婉玩骰子喝酒,张婉输惨了,骂我不知道怜香惜玉,一把抓过我的手臂,上去就是一口。
  刚好这事是我和张婉为数不多的几次交集,我赶忙装作去帮忙,好在不经意间露出伤疤借机发挥。
  洗菜的时候,我顺便解开手表问她记不记得我手上这疤哪来的。
  “切,亏你还是个男的,当初真不怕我喝醉了晚上被人吃夜宵。”.
  闻言,我讪讪一笑,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落地了。
  肥四今天很是嗜睡,除了被尿憋醒后,再没见他从床上下来,就连午饭和晚饭也没吃。
  张婉马马虎虎的做完工作后,就抱着电脑在沙发上追剧,一直看到睡觉。
  经历了昨晚的事后,我现在是连睡觉的心都没有,索性帮肥四把工作一并做了。
  就在我做完工作准备发给老赵时,奇怪的发现有人用我的账号发了不少祝福邮件给我的同事。
  这虽然奇怪,但也没怎么引起我的注意。
  文件发出后,等了好久也没见老赵回复,想了想,最后还是决定给老赵打个电话问问情况。
  “喂,老赵,是我唐衍。”
  “奥,小五儿,怎么了,有什么急事吗,没有的话明天再说。也不看看几点了。”
  “我发的邮件你看了没?”
  “邮件?什么邮件,奥你今天的工作是吧,唉这我明天看行吧,真的很晚了。”
  “哎,等等老赵,公司那边没什么事吧。”
  “没事没事,等再过一阵子你们差不多就可以回来了,我挂了奥。”。
  嘟~
  电话那头的老赵说挂就挂了。
  听倒公司没事,再过阵子就可以回了,我长舒了一口气,看来那个潜藏着的它目前没有对其他人有所动作。
  算算时间,已经快两点了,一股深深的疲惫感涌入全身,我决定去洗个澡再睡。
  哗的水流让我意识清醒了不少,本打算和胖子一样裸睡的,想了想便决定放弃。
  万一晚上脏东西再来,丢人的可就是我了。
  洗完澡倒头钻进被窝,困意一下子就上头了。
  本以为今晚可以睡个好觉,可这睡着睡着,突然感觉有人钻了进来,一条腿擦过我那里给我整的一激灵。
  眼皮子重的让我睁不开眼,但一股熟悉的香味却让我知道这被窝里的另一个人是谁。
  妈,天寿了,怎么还是张婉!
  张婉像个八爪鱼一样盘在我身体上,我虽没裸睡但全身上下也就一条大裤头,那里经得起她这么折腾。
  但对死亡的恐惧还是让我恢复了理性,爷们的青春还长,可不想就这么没了。
  我强打精神,黑暗中勉强推开了张婉,张婉却是不依不饶,双臂死死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低语:
  “唐衍,不要拒绝我好吗,我不想死,我有预感,下一个死的会是我,呜~呜~”。
  张婉说着说着便哭了。
  我胸膛一热,我知道那是张婉的眼泪,她是真的怕了。
  一时间我内心百感交集,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,谁也不想死,何况还是如此不明不白的死去。
请选择充值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