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登陆]
第六章 可怕的张婉
  白墨正要有所动作,我连忙拉住,指了指肩膀上的伤。
  如果此时的肥四也不是本人了的话,他现在一定是清醒的,冒然进去搞不好会弄出什么意外,再者,那肥四可是一丝不挂的骑被子上,八成是在做春梦。
  为了挽救一下肥四的形象,也为了在白墨面前表现一下自己。
  我向白墨小声交待了几句,一个箭步冲进卧室,从肥四胯下抽出被单,欺身用被单将他盖住。
  果然不出我所料,被单上有着一小团黏糊糊的液体。
  肥四睡得正香,刚梦到自己凭借着人格魅力推倒了一位绝色美女,正准备进一步深入交流时,美女突然没了,背后却传来莫大压力,接着便被好一顿痛打。
  “诶...诶,贵,小五儿,白..~白警官救命!。”
  好家伙,装的这么像,我这么想着,下手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。
  但转念一想,万一打错了咋办。
  这时,白墨一个漂亮的十字固,将肥四牢牢锁住。
  我掐住肥四的脖子,问他暗号。
  “神经病小五儿,大晚上抽什么疯。~。”
  肥四正哀嚎着,白墨见他避而不答,手上力度又加大了几分。
  肥四被疼的嗷嗷直叫,哭丧着回答暗号。
  这一弄也将沙发上的张婉吵醒了。
  张婉闻声赶来,可刚进门便看到了肥四半遮半掩的,再仔细一看,不由得惊叫起来。
  “!。”
  张婉一刻也不想停留,转身跑回了客厅。
  此时的我也是一脸尴尬,放开了肥四,正想走,但又觉得不爽,反手就给了肥四一巴掌,啐道:“流氓。”
  骂完又觉得太便宜了,扯过被子将肥四蒙住一顿好打。
  等我走到外面,看到白墨狭长的凤眼里流露出些许怒气,脸上更是浮现出一抹红晕。
  这一幕属实把我给看呆了,白墨本就是少有的那种美,此刻更是娇艳如花朵。
  白墨在客厅坐着生闷气。
  “忒。”肥四往地板上吐了口血沫子:“你特么下手也太狠了,牙都快给我打没了,我说小五儿你打算骑我骑多久。”
  见我没反应,肥四一翻身将为翻倒在地。
  “我去,小五儿你这肩膀咋回事。”
  我一巴掌打掉他伸过来的手道:
  “赶快穿上衣服。”
  说着我就准备从地上爬起来,也不知肥四是想报复我把他一顿好打还是咋地,居然趁我起身的时候摸了一把我肩膀上的伤。
  “卧槽,你特么没看到我受伤了吗。”

  肥四这一举动疼的我倒吸一口冷气,反手一巴掌就打在他光溜溜的屁股上。
  一行人来到客厅,我向众人解释了一下我肩膀上的伤是怎么来的。
  除了事先已经知道了的白墨,肥四和张婉皆是一脸惊恐。
  张婉吃力的解释道:
  “不是我,不是我,我...我一直在沙发上睡觉,刚刚才被你们吵起来的。”
  我和白墨又再次看向肥四。
  肥四连忙摆手道:
  “别看我,我刚被你们揍醒。。”
  肥四这句话引来白墨和张婉的怒视。
  “你这人睡觉怎么不穿衣服的。”
  张婉喊道。
  面对张婉的怒吼,肥四只能连连摆手表示没有下次了。
  本来就是担心那个脏东西来,结果还折腾了这么一场,似乎也冲淡了一些紧张的氛围。
  闹剧结束,众人再度陷入沉默。
  张婉和肥四的回答简单,但却也找不出问题,两人都记得暗号,说明那个东西暂时还没有杀了他们其中一人。
  但此时肩膀上的伤,仍提醒着我刚才的一切不是梦,那个一脸陶醉舔着嘴上鲜血的“张婉。”下一次又会变成谁。
  白墨见众人沉默不语,跑出来解围道:
  “大家别紧张,都散了吧,回去睡觉时小心点就好,唐衍你来我房间我帮你包扎一下。。”
  卧室里,我闻着少女独有的芳香,胸口却像是放了块巨石般沉重。
  “好了,这几天我会带回来些消炎药。”
  一夜无眠。
 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,赵总发来信息,大概讲了下各自的工作内容,几个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心照不宣的都去忙工作了。
  大家都是刚入社会的月光族,尤其是张婉,听说每月光还贷都要小一万呢。
  既然找不出另一个我,那就只能先顾着眼前的事了。
  趁白墨出门的时候,我忍不住偷瞄了几眼她的背影,肥四在旁边啧啧道:
  “张婉身材真不错,瞧瞧,光那腿就够哥们玩一年的,不做哥女朋友太可惜了。”
  我一脸鄙夷的回道:
  “得,你再回屋睡会,大清早就开始说梦话。。”
  肥四也不恼,伸了个懒腰还真就回屋睡觉了。
 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,猛的一回头。
  客厅里的张婉,手指正放在笔记本键盘上,似乎在敲打着些什么。
  一切似乎都很正常,等等,她的屏幕为什么是黑的。
  上面说了,我是个技术狗,换个说法那叫程序猿。
  而张婉则是负责美工建模的,工作量不大,却也不小。
  现在离吃完饭已经有段时间了,但张婉却连开机都没开。
  这根本就不正常!
  “咕噜。”
  我咽了口口水,顿时感觉嘴巴干的不行,正准备起身去倒口水喝,却莫名下意识的来了句。
  “张婉,麻烦你帮忙倒杯水。”
  说完后我就后悔了,甚至害怕的不敢看她。
  此时,肥四已经回屋躺床上了,白墨更是远在天边,如果,如果张婉真的是害人的那个!
  现在不正是我最危险的时候了吗。
  我越想越怕,额头上也冒出了一层密密的冷汗,我不敢去擦,生怕打草惊蛇。
  咚!
  饮水机回弹的声音再次惊得我冒了一身冷汗。
  张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我甚至开始幻想她会怎么害我。
  上次,从我后面咬掉我肩膀上一块肉,这次会不会咬掉我脖子上一块肉?
  碰!
  张婉将水杯往桌子上一放,看到我额头浮现出的汗珠,关切的问道:
  “怎么了?是不是晚上着凉了,要不要我给你换成热水。”
  我颤抖的拿起水杯,大口大口的喝着。
  “不用,不...不用。”
请选择充值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