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登陆]
第五章 遇险
  “我也是,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们,好可怕。”
  我点点头,其实我也害怕,我刚才也感觉一股冷风吹过来,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,要不是喝水少,八成都尿裤子了。
  然而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白墨竟然要跟着我们来。
  其实说实话,百平的房子,其实住四个人虽然挤一点,但是问题并不大。
  而且是白墨跟张婉这种美女,万一发生点美妙的事情就更好了。
  可是终究不方便,而且白墨在职,如果那个‘我’真是有些本事,会不会变成白墨的样子混进来?
  想到这里我不禁皱眉,而且下意识的跟白墨拉开距离……
  因为我不是很确定到底人多安全还是人少安全,甚至我现在开始怀疑白墨是不是也非本人。
  就在我刚想拒绝白墨的时候,肥四这个二货却一口答应了下来,按照他说的,四个人两个床,真不知道他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屎,就不说危险存在,就算没危险我俩这一3样的也绝对泡不到这么美的警花。
  可是肥四答应了,我自然不能驳了他的面子,而且我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说躲就能躲的,现在没有危险,是不是说我跟肥四在一起会让‘我’忌惮一些。
  不过凡事无绝对这个事情我还是有些了解的,小心驶得万年船。
  从‘我’能不声不响的通过安检,并且代替我跟张婉发生了很暧昧的关系来看,‘我’对我的了解很多,并且不是寻常人,也许真的是脏东西也说不定,
  如果真的是,那我身边的这些人,或许都有嫌疑!
  回去的路上我旁敲侧击的打听着白墨的生活,听起来倒是滴水不漏,我也放心了一些,而且似乎那个‘我’没有对睡梦中的我下杀手,或许他是进不了我的家门?
  我们去超市准备了一大堆的东西,毕竟三个人来到我家,日用品跟饭菜都要准备。
  好在两个女人做的饭菜比较可口,吃完之后为了安全我还特意跟他们三个人核对了一个比较长的暗号,多数的时间里张婉都是跟我和肥四在一起,所以这个暗号更加倾向在白墨的身上,毕竟白天她要出去工作。
  晚上的时候肥四呼噜打的太响了,本来我就闹心,听见这呼噜声更睡不着了,干脆坐在客厅喝啤酒。
  大概到了半夜晚上十一点左右的时候,我听到主卧有东西摩擦地面的声音,本来已经略有醉意的我顿时醒了大半儿。
  看到张婉走出来的时候我悬着的心才算放下几分。
  “吓我一跳,大晚上怎么不睡觉?”
  张婉怯生生的,看着
我说道:
  “我害怕,我能跟你一起睡吗?”
  张婉的这句话真的是让人心情激荡,要不是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实在硬不起……心肠来,我说啥都得给她办了。
  “你在沙发睡吧,我看着你。”
  张婉闻声点点头,靠着沙发躺了下来,我喝着啤酒看着窗外。
  ‘我’的出现就像是照在我心里的一道阴霾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结束,但是我知道这种提心吊胆举步维艰的生活真的好难。
  正在我失神的瞬间,我感觉到有一双手臂抱在我的腰腹处。
  可能是我的神经过于紧绷,我惊的险些跳起来,直到我听到张婉的声音之后我才稍微放下心。
  “你会不会觉得我不干净?”
  对于张婉的事情我是深表同情的,而且还有点愧疚,虽然不是我始乱终弃,但是她跟‘我’睡觉了,要说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还真不对。
  可是我能接受她?我可以在生活上照顾她一辈子,哪怕替她死都行,但是我的心真的不在这。
  “怎么会?你是好女孩。”
  我能感觉到张婉胸膛贴近了我脊背,哪怕这时的我没有那么多的邪念,但是这种温软真的好舒服。
  而且她抱着我的时候,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  就在我有些沉醉其中的时候,我忽然感觉肩膀一凉,紧接着便是钻心的刺痛,我近乎本能的朝着左肩的位置推了一下,我整个人也跌跌撞撞的向前栽了一个跟头。
  我疼的大声呼叫了一声,等我转过身的时候,我看到张婉看着我笑着,她笑的格外阴森,虽然没有半点儿的凶相,但是那种诡异的至阴至邪的笑容却让人心底发出绝望的感觉。
  她嘴角上还有未干的血迹,慢慢的融入在她的肌肤中,诡异至极。
  大声的叫喊着,同时踩着茶几朝着主卧跑去,白墨是警察,我在她的身上寄托着更多的希望。
  张婉似乎很享受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,甚至看着我挑衅用舌头舔干净了粘在她嘴唇上的我的血,甚至漏出一脸的迷醉之态。
  我的敲门声越发的急促了起来,当白墨开门的第一时间,我便挤了进去,白墨端着手枪,我跟在她的身后,可是就这么转眼的功夫张婉竟然消失不见了!
  我有些不解。
  “刚刚还在的!”
  白墨狠狠的瞥了我一眼,眼神里还带着一丝你傻的嫌弃。
  “张婉一直在睡觉,你自己看。”
  白墨说着往床上一指,我也看到了罗衫半露的张婉躺在床上,性感十足,而且睡的安稳。
  “怎么会……不好,肥四!肥四有危险。”
  我后知后觉的说道,白墨听完之后几步上前,急忙推开侧卧的门,安静,死一般的安静。
  白墨阴沉着脸退出来,我急忙去问,她却恼怒的扇了我一个耳光,火辣辣的疼。
  “变态!”
  我不明所以的朝着侧卧看了一眼,这头猪特么什么时候把内裤都特么脱了!
  难怪白墨打我,这时的肥四光着腚,骑着被,睡的正香。
  可是他特么变态你打我干嘛?
  就在这时白墨却看着我的肩膀,眼睛瞪的很大。
  我也忍着疼侧头看了一下,这一块被咬的皮肉外翻,伤口的鲜肉已经发白,甚至没有血液流出来,格外诡异。
  我跟白墨对视了一眼。
  咬我的不是张婉,难道……肥四有问题……
请选择充值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