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登陆]
第四十五章:心生一计
  “娘,你快看,那不是容嘉鱼吗?”容慕柳的语气又惊又喜,许久没见过容嘉鱼了,没想到今日竟让她给碰上了。
  苏氏顺着容慕柳的目光看过去,果然看到容嘉鱼和两个男人在一起。
  苏氏啧啧两声,“哟,我当是谁笑得如此开心,竟然是容嘉鱼,话说她如今可是王妃,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两个男人嬉戏打闹是什么意思?”
  她们的眼里只看到了容嘉鱼和两个男人在一起,却选择性的忽略了一旁站着的月樱。
  容慕柳沉思片刻,突然心生一计,附身在丫鬟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,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簪子递到了丫鬟手里,“去吧。”
  看着容嘉鱼的这些动作,苏氏不解,“柳儿,你做什么呢?”
  “娘,方才我将容嘉鱼以前在府上时用过的簪子给了小红,让她带着簪子去祁阳王府,告诉祁阳王王妃有危险,你说若是祁阳王待会儿带着人来,看到这一幕,他会怎么想?”
  苏氏这才恍然大悟,伸手宠溺的拍了拍容慕柳的头,“真有你的,哈哈哈,岂不是等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?”
  “那是自然,娘,咱们到旁边坐下喝杯茶等着看好戏吧。”
  容慕柳牵着苏氏到一旁的茶摊坐下了,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三人打闹的情景。
  “王爷,不好了,王妃出事了!”小兰拿着一直簪子跑到了秦诀南的面前。
  经过容嘉鱼的治疗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了很多,便不愿再躺在床上静养,而是去了书房处理公务。
  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一听到丫鬟的话,秦诀南立即放下了手中的事情。
  “方才有位姑娘拿了这簪子来府上,说王妃在大街上被几个男人纠缠。”
  秦诀南接过小兰手里的簪子,放在手里看了几眼。这簪子他有印象,之前自己在府上办宴会之时容嘉鱼便戴着这只簪子来的。
  “在哪里?”
  “那姑娘说是在城南的那条小吃街上!”
  顾不得多想,也顾不得自己的伤还未完全痊愈,心里只有对容嘉鱼的担心,生怕她真的出什么事情,秦诀南立马带了自己的手下出门去了。
  到了小兰说的位置,没看到容嘉鱼被男人纠缠,反而看到她正同男人嬉戏打闹。看过了这一幕,秦诀南的脸色一下就黑了,站在原地双手握拳。
  “王爷…”一旁的手下自然察觉到了王爷的异样,犹豫着要不要上前。
  秦诀南却没有说话,自顾自的上前去了。手下一刻不敢怠慢,也立马跟着去了。
  “哈哈哈,不说了,好晚了,吃饭去吧,再
晚一点酒楼就该关门啦。”
  经过容嘉鱼这么一提醒,几人才想起来此行的正事是为了吃饭。
  “你不说我都忘了还没吃饭,可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些饿了呢。”
  萧天泽上前自然的搂住容嘉鱼的肩膀,容嘉鱼本想挣脱,想了想还是忍下了。
  “走吧走吧,好饿好饿。”几人正想走,抬头却看到面前站着几人。
  秦诀南黑着脸站在容嘉鱼面前,容嘉鱼抬头便看到了这张脸,她吓了一跳,尴尬的将萧天泽的手拿开了。
  “王…王爷,您什么时候来的?”容嘉鱼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一脸的不自在。
  “怎么?本王不能来吗?本王不来又怎能看得到这一幕?”
  “不,臣妾不是这个意思…”容嘉鱼本想为自己解释,可秦诀南并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。
  “你是什么人?”秦诀南没有理会容嘉鱼,转而又看着萧天泽,冷声问道。
  “与你无关。”萧天泽一脸的漠然,他早就想会会秦诀南了,却一直没有机会。
  一想到方才秦诀南看到他与容嘉鱼打闹的模样,他的心里还有些得意。
  “王爷…他是我的师兄,这是我的师弟,你别误会,今日是我们师兄弟相聚,我们只是去吃个饭。”
  秦诀南仍然没有说话,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萧天泽,萧天泽也不甘示弱,用眼神回怼。两人的视线相对,火光冲天,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。
  “若是今日本王不来,你要对本王的王妃做什么?”
  “你算什么东西?想当初我与师妹相依为命,共度难关的时候你又在哪里?我与师妹感情甚笃,轮不到你来插手!”
  秦诀南没有急着回答,余光瞟见容嘉鱼的表情有些难堪。他走上前不由分说的就拉住了容嘉鱼的手,容嘉鱼也没有反抗,就任由自己被这么拉着。
  “怎么?想凭这个来宣示主权吗?”萧天泽一脸的不屑。离秦诀南的距离又进了一步,想对他造成压迫感。
  话音刚落,秦诀南的手下害怕王爷有危险,纷纷拔剑相向,对着萧天泽,若是他敢再往前一步,他们是定然不会客气的。
  “想教训我,就凭你们几人,还嫩了点,不过今日看在师妹的脸上,我不想同你们动手。”
  萧天泽说着,看了一眼容嘉鱼,又继续说道:“别的我也不说了,咱们走着瞧吧,若是你敢动我师妹一根汗毛,我萧天泽决不轻饶!”
  “回去吧!”说完就要离开,却又被秦诀南叫住了。
  “站住!本王还没说过你可以离开。”
  萧天泽住心中强忍的怒火,转过头怒视着他:“我来去自由,轮不到你来指挥。”
  “哦?那试试?若是你敢走,本王立马杀了你!”
  “王爷…”容嘉鱼听到秦诀南的话,在一旁担忧的看着萧天泽,眼神示意他少说话。
  随着“哗啦”一声,萧天泽拔剑出鞘,一下就将剑放到了秦诀南的脖子上。
  “试试啊,看你的嘴快,还是我的剑快。”
  二人就这样一直僵持不下,周围原本来了许多围观的百姓,都被秦诀南的手下给驱赶了,他们只能远远的看着,没人敢上前参观。
  “师…师兄,王爷,你们二人至于这样吗…大家都是一家人嘛…师兄,你也是的,快把剑放下,别误伤了人!”
  萧天露觉得自己是时候出面打破僵局了,于是上前站到了两人中间,想劝两人冷静冷静。
请选择充值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