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登陆]
第五十四章 小鸟依人
  下一秒,林小暖就看到她怒骂脏话。"林小暖,你以为你真飞上枝头变凤凰了?你这样是不可能嫁给顾总的。"
  一边说着,她一边推搡着林小暖。
  林小暖一不留神差点摔倒在地。
  她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。
  林小暖闭上眼睛,等待着疼痛的到来。
  但没想到突然出现一股力量牢牢地箍住了她的腰。
 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林小暖抬头看,眼里闪过一丝欣慰。
  是顾峪深。
  她一动不动,顾峪深扶着她站了起来,当她站起来时,腰上的手还在那里,林小暖瞪了他一眼,示意他放手。
  但他的嘴角有一丝微笑。"下一次,林秘书要站稳脚跟,英雄救美的情景可不是天天都能上演。”
  林小暖想起宋美书对今天警告,连忙走开了一些。继续把目光落在丁心寒身上。
  正好丁心寒也在盯着林小暖,唇边带着温柔的笑容,林小暖的眼神却冷得像一把剑,想要将她切成碎片。
  林小暖惊讶于她态度的今天大转变。"顾总,我看到林秘书的脚受伤了,我想帮帮她,这都是误会。”
  林小暖看着她,觉得她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可真不小。
  顾峪深皱着眉头看着这个消息,不高兴地看着林小暖。"你的脚受伤了吗?哪只脚?"
  顾峪深一说完,林小暖明显感到后背发凉。"顾总,我可不敢有什么事。”见顾峪深要看她的伤口,丁心寒的眼睛紧缩了一下,然后她露出了笑,看起来宽容大度的样子。“还是先关心一下丁秘书吧。"
  顾峪深斜眼看了她一眼。"丁秘书真会演戏,刚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。”
  丁心寒开始慌了:"顾总,我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顾峪深打断了。
  "对不起,丁秘书坐腻了秘书椅,想换一下?"
  丁心寒忙摇了摇头,给了林小暖一个委屈的眼神。"顾总,我刚刚发现林秘书工作懈怠,说了她几句。"
  "你就是那样说话的?"顾峪深寒声道。
  丁心寒被她的眼神打了个寒颤,原来她和林小暖的对话从头到尾都被顾峪深听到了。
  当丁心寒看着她的时候,林小暖什么也没说。
  看她干什么,又不是她让顾峪深偷听的。
  "顾总,抱歉,确实是我的错。”顾峪深不打算轻易放过他,丁心寒虽然不情愿,但也只好服软了。
  顾峪深打了个哈哈。"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。"
  丁心寒突然抬头看了他一眼,最后视线移到了林小暖的身边。
r>  挂在她身边的手紧了又紧,过了很久,她才艰难地开口。"林秘书,对不起,刚才我不该推你。"
  林小暖没有吱声,倒是顾峪深沉声开口。"注意你的态度。"
  丁心寒的眼里突然充满了不甘,却听到林小暖开口道:"不用了。"
  心中一动,林小暖继续说道:"丁书记,你有时间处处针对我,倒不如去好好工作。"
  话音落下,艰难的挣脱顾峪深的手,一瘸一拐的走到办公室,顾峪深忙跟上。
  背后,丁心寒盯着林小暖的背影,眼神中充满了怨念。
  顾峪深能保护你一两次,但他能保护你一辈子嘛?
  等他玩腻你的那天就是你的死期。
  这时候走廊里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  丁心寒第一个转过头来,当她看清来人是谁的时候,原本狰狞的面孔顿时被笑容所取代。
  林小暖和顾峪深也回头看了。
  他面朝着这边跑了过来,注意力一直放在林小暖身上,并举起手中的创可贴。“林小暖,我知道你的脚好像受伤了。"
  他说这话的时候,可能是不知道怎么讨好这个女孩,显得非常害羞。
  林小暖突然意识到,在回去的路上,林夜下了车,说是要去买东西。
  林小暖对他感激地笑了笑。"谢谢你,我需要这个。"
  她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低沉了下来,从肩膀上看过去,看到顾峪深正眯着眼睛看着她,脸上的表情很淡。
  林夜似乎才注意到顾峪深的存在,盯着他看了几秒钟,才把嘴唇拉开。"顾总,你也在这里。"
  顾峪深哼了一声,眼神阴冷地盯着林夜“你翘班去买东西?”
  在公司翘班是明令禁止的。
  林夜刚从外面跑回来,没想到就被抓了。
  林夜吓了一跳。"顾总,很抱歉,但我看到林小暖伤得很重,所以我只是"暂停"了一下。”
  "顾总,林夜还是因为我的缘故,如果是有惩罚的话,那就惩罚在我头上吧。”林小暖开口道,林夜是为了自己才出去的。现在还受惩罚,实在太冤了。
  针对自己也不能伤及无辜啊!
  丁心寒冷眼看着这一幕,唇边带着笑意。
  两人互相负责才一天,就已经了解的这么透彻,大家也都能看出他们的关系不一般。
  她不相信顾峪深看不出来。见顾峪深冷着脸,面无表情的样子,丁心寒眼神一闪,缓缓开口。“幸好我和林秘书很熟悉,否则我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呢。"
  丁心寒挺直腰板,暗笑着看向他们。
  三人没有说话,顾峪深更是狠狠地瞪着林夜,最后把手搭在林小暖肩上把她强行拖走。
  林夜呆呆地看着眼前,神情恍惚。
  林小暖和顾峪深之间不是没有什么嘛,但那只放在林小暖腰上的手呢?
  丁心寒看着林夜傻乎乎的样子,叹了口气就走了。
  林夜收回目光,看着丁心寒。"丁秘书,林小暖和顾总?"
  "他们真的没什么,别的助理要是受伤了,顾总也会这样的。"见林夜不以为然,丁心寒用下巴指了指大家“你看大家都丝毫没有惊讶,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。”
  当林夜看向办公区时,果然如丁心寒所说,但似乎有些不对。
  “他和林小暖是绝对不会有未来的,放心追。"
  毕竟,她跟顾峪深在一起的时间最长。
  看到林夜走远,丁心寒鲜艳的红唇画着笑意溢出来。
  林小暖几乎是被顾峪深拖进办公室的,她挣扎着,但无济于事。